返回

九天剑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四章 外门老大
    利用天魂的魂力重筑魂府,将天魂自封其中,就像青虫成蛹,化茧成蝶。

    暴躁的饕餮天魂似乎极不情愿,但它代表着白夜自身的意志,反抗不得,很快便用魂力构筑出一个庞大的魂府。

    白夜微微皱眉,面色苍白起来,当魂府生成后,天魂停止为之提供魂力,体内的魂力立刻稀少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持续了整整三个时辰,魂府处的魂力终于凝固。

    重铸魂府并不难,但没有哪个已经觉醒了天魂的人会傻乎乎的把自己的魂府封印,这几乎相当于自废修为。

    尽管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白夜重新睁开双眼,此刻的他,又回到了没有天魂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拿起书来,继续端详。

    书籍上的剑招看似有形,实则千变万化,灵巧多变。

    待将整本书吃透后,亦不知过了多久时间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口气,将书放回远处,时间应该差不多,转身便朝一层走去。

    “二层有人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夜的身影刚出现在楼梯口,便有人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咦?那不是白夜吗?他五天前不是刚到到二层去了么?怎的今天又上去了?”

    五天前?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过了五天了?

    白夜思忖片刻,看着那边的老者,却见老者依旧闭目小憩,对四周一切仿佛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,抱了抱拳:“多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老者微微睁开双眼,撇了他一眼,昏黄的瞳孔突然收缩了几圈,但很快便恢复正常,淡道:“好生修炼,莫要辜负宗门对你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“白夜定会努力。”白夜点头。

    说罢,人朝外行去。

    待白夜离开,老人睁开浑浊的双眼,缓缓起身,走到石碑前,随手一点,石碑绽放浓郁紫光,引来一层弟子惊呼。

    他徒步走楼,来到二层的书架前,看着书架上那本薄薄的剑谱,沉默了片刻,将之拿起,一道火焰莫名的在剑谱上燃烧,很快将之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你誓死守护的剑谱,总算有了传人,无论他日后造诣如何,至少...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天魂变异,不是让天魂重铸魂府就能完成变异,还需自身不断对魂府进行捶打敲击,就像铸剑一样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白夜一直躲在后山修炼,凭借着《金刚不灭》的以力御躯来对魂府进行重铸。

    当然,必要的‘法魂丹’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虽然天魂化为魂府,但白夜却没有丝毫的担忧,修炼一番,人是酣畅淋漓,好生痛快。

    “呜呜...呜呜呜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阵阵哽咽之声。

    白夜眉头一皱,睁开双眼,却见那群刚入宗的弟子一个个面露悲伤,抹着眼泪朝这跑来,看到白夜后,所有人哗啦啦的跪下,泣呼道:“白师兄,请为我们做主啊!!”

    “又是你们?”白夜未看到张大壮,摇头淡道:“我已经说了,你们要找靠山可寻其他人,不必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师兄,有人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林正书!他以为我们是跟随您的,于是对我们下手,张大壮遭了他的暗算,如今已重伤不起,若不是宗门长老及时出手,只怕早已魂归九天了。”一名弟子哭泣道。

    白夜一听,皱了皱眉:“林正书?何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冠成飞的结拜兄弟,据说实力不弱于龙虎榜高手,这个人很少出手,没人知道他现在到底有几阶修为,不过,但凡是与他作对的人,都没落得个好下场,白师兄,您上次在龙虎台斩冠成飞时,不是与他见过吗?”

    那个白服男子?

    白夜眉头一皱,起身离开:“他现在还没对我下手不是?他对张大壮下手,与我无关,你们要伸冤,应该找宗门长老,而不是找我。”

    那些弟子忙跑过来,跪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白师兄,林正书这个王八蛋手段太毒!不留痕迹,大壮的事被他伪造的就像是意外,没有证据,我们即便向长老做主也无济于事啊,所以白师兄,当前只有您能为我们做主啊。”几人哭嚎着。

    白夜摇了摇头,不为所动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当然,并非是他铁石心肠,林正书是冲着他来的,他也脱不开身,至于不理会这些弟子,其目的便是要让林正书转移注意力,直接对他这个正主下手,这样才是帮这些家伙,一旦跟这帮家伙扯上关系,那林正书的目标范围就更广了。

    白夜来到木人房,打算兑些丹药,但木人房前,一个身影正笑眯眯的看着他,似乎一直在等待着他。

    林正书。

    刚聊着他呢,没想到他这么快便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都会在这个点来木人房兑丹药,你知不知道,因为你的出现,现在龙虎榜前十名的高手都没有足够的法魂丹练功了。”林正书笑着说道,他面容白白净净,看起来人畜无害,很难将他与那狡诈的阴谋家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似乎与你无关吧?”白夜淡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有与冠成飞进行龙虎决斗,或许你我之间,不会有什么交际。”他笑容渐敛。

    “你要为他报仇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要为他报仇,肯定是向你投剑令,然而你的实力非同一般,我还没有战胜你的信心。”他依旧笑着,似乎除了这个,便再没其他表情。

    白夜摇了摇头,朝木人房走去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经过林正书身旁时,一记低语飘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会跟你在龙虎台上一决高下,可这世间上万千法门多了去了,我要对你下手,又何必光明正大?”

    威胁!

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。

    白夜止住脚步,扭过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下暗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暗手明手?有区别吗?能达成目的,就是好手。”林正书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他的腹部突遭重击,整个人朝后翻滚过去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林正书捂着腹部,笑容一僵,面色扭曲。

    便看白夜踏步走来,一把揪住他的头发,将之整个人朝龙虎台揪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林正书挣扎着,痛苦低喊:“这里不是龙虎台,你公然袭击我,违反门规!你不怕被长老们处罚吗?”

    “弟子间斗殴顶多罚面壁一月,但在这之前,我能将你解决,你既然要站在与我敌对的位置上,那你我之间,就没什么情面可以商量,你喜欢用暗手,那我就用明手好了!”

    白夜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“你....”

    林正书万没想到,这个白夜竟然如此凶狠,说出手就出手。

    一路上弟子频频侧目,皆认出白夜这个把绝魂宗闹得鸡飞狗跳的大红人。

    他一甩手,林正书差点摔在地上,头发都被扯掉了一截子,不过他没有大喊大叫,嘴角又重新扬起笑来,眼神却充斥着恶毒,盯着白夜。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你做的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此之前,你得先面对现状。”白夜拔出剑令,丢在地上,淡道:“我向你发出挑战,龙虎台,生死斗!”

    “我拒绝。”林正书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宗派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虽然会颜面扫地,但你也将面临一个月的禁闭,你我算是打成平手!”林正书笑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一旦接下剑令必会被白夜斩于擂台上,他不像冠成飞那般冲动,宁愿忍辱负重,也不会白白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我猜到你会拒绝,也知道我马上就要被禁闭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如何?”林正书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”

    白夜直接抬起拳头,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正书愣了,急忙抬拳抵挡。

    但白夜攻击的太突然,根本无法及时躲闪,人立刻吃了几拳,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白夜没有丝毫的客气,一阵猛揍,打的林正书已经爬不起身了。

    四周的弟子吓了一跳,看清是白夜,便无人敢上前阻止。直到执法弟子赶来,人才被拉开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意外,白夜被罚入思悔瀑布静思一月,并严重警告一次,而林正书也不好过,浑身骨头被打断了十几根,躺在床上一月都没好,等白夜优哉游哉的从思悔瀑布里出来时,他还杵着拐杖,一瘸一拐的走着。

    林正书这人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他知道以此人性格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,不过他也做好了打算,既然林正书不会罢休,那自然要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现在他负了伤,相信近期不会轻举妄动,也算是争得了一些准备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思悔瀑布前枯坐一月,体内的魂府还没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看样子天魂变异与天魂觉醒一样,都不是那般容易。

    因为魂府重铸的问题,修为停滞不前,不过让白夜意外的是,法魂丹依然能完美吸收,魂府好似还在汲取着药力?

    这段时间,白夜每日在后山只能练习《惊鸿步法》与《闪剑诀》,或去木人房兑换法魂丹。

    悠哉的日子过了没多久,一个奇怪的流言传开。

    因为魂府重铸的缘故,白夜当前已无半点魂力,岂料这让一些弟子误以为白夜修为暴增,达到了可内敛气息的力魂境八阶!实际上他才六阶修为。

    外头的闲言闲语,白夜自然不在乎,他依然像往常一样每日后山、住处、木人房,三点一线,当有长老讲课时,也会前去听课。

    《九魂剑诀》在天魂没有完成变异前不能修炼,只能练习练习《金刚不灭》等功法。

    因为白夜的缘故,新入门的弟子在宗内总算有些地位,他们也能自由进出木人房,木人房的规矩已经完被颠覆。

    这些新入宗的弟子们自然对白夜感恩戴德,虽然白夜不承认,但早已奉他为老大了。

    修炼的岁月总是最为枯燥的,没过多久,一个让所有弟子振奋激动的消息传遍了绝魂宗。

    :. .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