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九天剑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九章 杀透
    看到来人,白芷心一脸灿烂笑容,跑过去撒娇道:“莫师兄,你可来了,你若再不来,我可就要被这个家伙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欺负?一个刚入宗的人能欺负这么多人吗?白夜心头好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在,这废物嚣张不起来。”莫青鸿轻道,眼中玩味浓烈:“白夜,你若识趣,乖乖滚来跪下,免得我动起手来,别人说我以大欺小。”

    “莫青鸿?你是绝魂宗龙虎榜弟子排名第十的莫青鸿吧?”白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还有点眼光,你之前不是很有自信的么?怎样?要不要跟我较量?”莫青鸿讥笑道。

    这种新入宗的无名之辈,哪个看到他不得唯唯诺诺,毕竟龙虎榜高手就是一种威慑力。

    “软脚虾一个,碰到我们莫师兄就嗝屁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废物,还敢得罪我们白师姐?快点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我们莫师兄出手吗?那你小子可就倒霉了!”

    见白夜不做声,旁边人附和起来,咒骂与嘲笑不断。

    白夜目光冰冷,盯着莫青鸿等人低喝:“你要战,那便战!否则!统统给我滚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喝落下,众人神情顿僵。

    白芷心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夜,莫青鸿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白夜居然还敢说这话?

    “你!很好!!”莫青鸿恼了,便要出手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白夜低喝。

    “求饶吗?你觉得现在我还会谅解你?”莫青鸿冷道。

    “求饶?你想多了!我想说,你既然要对我出手,那我们就玩大一点,在这里决斗,最多就是个你胜我败或者我胜你败的局面!仅靠这个还解决不了我跟你们之间的恩怨!”白夜哼道。

    莫青鸿一听,心脏微跳:“那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五日后,龙虎台,生死之斗!”白夜平静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家伙疯了?

    “就你这个废物,也敢挑战龙虎榜上的莫师兄?别太高看你自己了。”一人站出来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们敢不敢?”白夜面色不改。

    莫青鸿心惊,没想到这个家伙是个刺头,忙压低声:“你做什么?这种事情,何必闹上龙虎台?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问我要不要跟你较量?那里人多,我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出手。”白夜面无表情,丝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“你....”

    “若要接战,就应话,若不接战!我还是那句话,滚!!”白夜大喝,声浪袭开。

    众人震得耳膜发颤。

    莫青鸿又惊又气,直咬牙:“好!!臭小子,是你自己找死,别怨我!龙虎台就龙虎台,走着瞧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人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白夜,听说你是近日觉醒的天魂,真是不明白你为何不懂珍惜,你以为龙虎榜第十的人是浪得虚名之辈吗?你要知道,叶倩可是连龙虎榜前十都没进过!你等死吧!”

    白芷心冷笑了一声,随之离去。

    白夜面色不改,根本没在乎。

    在返回住处盘坐冥想时,他与莫青鸿约战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刚入宗的弟子挑战龙虎榜第十的高手莫青鸿,而且还在龙虎台上较量,这可是个大新闻。

    哐当。

    住处的大门被粗暴的推了开来,几名弟子边聊边往里边走。

    当看到坐在床上冥想的白夜时,不少人鼻腔里发出哼声。

    “咿呀呀,听说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五天后要挑战咱们莫师兄呢!”声音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“以为自己胜过叶倩,就能一步登天?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看莫师兄怎样把那个白痴弄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”

    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切,当事人根本没听到,此刻的他,早已沉寂于九重天上。

    那无穷尽的天魂就如星辰在四周闪烁,璀璨晶莹,白夜感慨一声,视线朝六重天上的饕餮天魂望去。

    如今的饕餮天魂比刚冲上六重天时更显饱满、壮硕,流动的魂力像溪水般朝体内注入。

    他将意识停留在饕餮天魂旁,闭目感悟,魂者修魂,共接桥梁,融会贯通,当天魂与人魂融为一体时,可将魂力发挥出超乎寻常的水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的周身荡起一圈淡淡的蓝光,屋子里冷嘲热讽的人见状,皆露出惊讶之色,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这是人魂与天魂构建感应的光晕,能做到这一点的人,天赋都不会差...

    好一会儿,白夜从冥想中回过神来,看也未看这些人,径直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在山下买了一把长剑后,便钻进了位于绝魂宗右侧的黑木林内。

    林子里生长着不少奇花异草,摘得后可在绝魂宗丹房换取‘法魂丹’,有助魂力提升。

    这是绝魂宗弟子试炼之处,凶险万分,每年都有不少弟子丧命于次,若无实力,切勿进入。

    白夜神经绷紧,提剑迈入。

    林子里十分寂静,绿茵匆匆,鲜花盛放。

    人颇为走运,四处找寻了约莫半柱香,凶兽未碰到,倒提前寻到一株‘秦蓝草’,着实走运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此物可换取三枚‘法魂丹’,赚了!”白夜大喜,立刻过去采摘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阵阵‘嘶嘶’声从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扭头望去,不远处的大树上,一条漆黑大蟒正顺着树干爬了下来,那蟒双眼通红,浑身散发着冷气。

    白夜警觉起来,紧扣铁剑,双目沉冷。

    蟒的身上竟激荡着魂力,实力怕有力魂境五阶,它吐着杏子,双目一寒,身子窜起,如闪电般袭来。

    “畜生!找死!”

    白夜一喝,魂力催动,利剑袭去。

    但这大蟒显然通了人性,竟在利剑袭来的瞬间张开大嘴喷出毒液,之前那完是佯攻。

    白夜急忙俯身躲闪,有惊无险的避开。

    大蟒似乎就在等这一刻,他一俯身,防御与攻势瞬间瓦解,大蟒可怕的身躯马上缠绕上来。

    惊人的力量挤压着白夜瘦弱的身躯,仿佛要将他碾碎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道锋利的剑刃划开它的身躯。

    白夜的手,竟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握剑斩切!

    《闪剑诀》!

    鲜血乱溅,大蟒疼痛的浑身直颤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的苦练到底没有白费。”白夜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蟒欲逃,他纵身一跃,魂力祭出,魂力下压,逼得大蟒不断挣扎,利剑斩去,蛇头被硬生生的切下。

    蛇血染红了大地。

    白夜提剑挖出蛇胆、蛇丹,再将‘秦蓝草’摘下,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大补之物,尤其是蛇丹,可作上等药材的药引,至少值十颗‘法魂丹’,这一次赚大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耳边传来几声微弱的窸窣。

    白夜眉头微动,淡道:“不必藏了,都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四周寂静了片刻,而后四面大树后头分别走出人来。

    一共四人,皆为男子,这些人身上穿的竟都是绝魂宗服饰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同宗师兄,各位有何指教?”白夜说道,神情却没松懈。

    “见者有份,你刚才得了蛇丹、蛇胆跟秦蓝草,蛇胆你拿起,秦蓝草跟蛇丹给我们。”其中一名男子直接出声,开门见山,好不客气。

    这里头,就蛇胆最不值钱了。

    “你都说见者有份,那刚才我与大蛇缠斗,你们为何不出手?”白夜反问:“我看你们多半想让那大蟒把我吞了,这样就没人跟你们争东西,对吗?”

    此言落下,四人神色变幻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刚才一直藏在暗处,这条蛇好对付,但这个人就有些麻烦了,毕竟同门,不想明面上动手,如果死在凶兽嘴下,那也怪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我们赶来时你已经杀了那大蟒。”那男子被白夜点破,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凭什么分你们?”白夜质问。

    男子气急,懒得废话,喝道:“臭小子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我看你也不过力魂境五阶,我们四人都是五阶实力,你最好乖乖把东西交出来,免得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做,不怕我把事情捅到宗派去?”

    “你一张嘴说的过我们四张嘴吗?”

    那人一挥手,其他两名男子立刻踏步上前。

    白夜暗哼,也不客气,朝着最近的一人便是一拳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人被震退,但这举动可激怒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混账,废了他!”

    众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白夜神情冰冷,‘惊鸿步法’运起,人如游龙,左右闪避,好似在那拳雨中跳舞。

    “废物,还敢躲?”那人咒骂。

    白夜气势一沉,突然止住步伐,蓄起拳头,对着那人轰来的拳锋狠狠撞去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双拳对撞,发出闷响。

    白夜身子只是晃了晃,而对方却不断后退,脚跟子更是一个不稳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力量...

    “混账,死吧!”另外两人拳头狠狠轰向白夜的头颅。

    力魂境五阶澎湃的魂力足够裂石,这一拳下去,必然当场毙命!

    白夜震怒,不躲不闪,任凭拳头轰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几个硕大的拳头砸在他脑门上,以力御躯瞬间发动,反顶着这几个拳头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三人被震退数步,身躯晃动,一脸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脑袋是铁打的吗?怎么....打不破?”

    “不仅打不破,他的脑袋,好像还能发力...好诡异!”

    但在电光火石间,一道寒芒泛起,三人只觉手臂一痛,鲜血飞溅,低头一看,右手竟不翼而飞...

    “啊!!!!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竟然斩掉了他们的手?”之前那名男子站起身来,脸色苍白的瞪着白夜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又是血光飞溅,一看,这三人的另外一只手也被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惨叫再起。

    好狠!

    好毒!

    好果断!

    “从你们对我动杀机的那刻起,我与你们已是不死不休,斩手而已,我还未斩首呢!”白夜提剑,眼露杀机,朝几人走去。

    四人哪能想这个五阶力魂者竟有如此可怕的实力,尤其是他的肉身,简直就是金刚打造,魂力难侵。

    看着逼来的白夜,四人心中尤为懊悔。若不是为了那点贪念,事情哪会发展到这种地步?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白夜即将动手时,一记大喝响于远处,一群同样穿着绝魂宗服饰的弟子快速冲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声不仅没有阻止白夜,更如催化剂般,刺激了他。

    白夜眼神一寒,利剑斩去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三人脖子溢出红线,瞬间惨死。

    .

    (今天网络有毒,更新慢了请见谅,求收藏~)

    :. .c